- N +

福建外宣翻译的现状与对策

图 | 杨婀娜《 人民日报 》( 2018年10月24日 24 版)

文 | 来源 http://wb.fujian.gov.cn

文 | 陈小慰(福州大学外国语学院)

       改革开放20多年来,福建省经济建设和社会各项事业全面发展,新事物、新气象不断涌现,出台了一系列有福建特色的新政策、新法规,新提法,建设了许多具有闽台、闽港澳特色以及对外合作经济项目,开发了一大批独具特色的旅游景观,保护挖掘了大量珍贵的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随着福建省知名度的不断提高,对外交往更加频繁,渠道更加通畅、形式更加多样,一个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对外开放格局已基本形成。在这样的形势下,对外宣传被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其重要性日益彰显。大到政府文件、经贸洽谈会,小到街头标牌,广告、电视、报纸,各行各业几乎都有对外宣传的任务和要求。

       但是,作为率先实行对外开放的省份,目前福建在对外宣传翻译质量方面却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各地各种相关对外宣传报道、对外宣传画册、会展资料和公共场所宣传告示标牌的翻译中,翻译质量问题不容乐观。不合格或是错误的译文不仅达不到对外宣传、告知的目的,还极易造成混乱和误导,直接影响我省的对外形象,不利于对外推介福建,甚至可能产生影响深远、难以弥补的负面影响。因此,有必要对这些错误的表现形式、错误产生的深层次原因以及应对原则、策略和方法从理论和实践两方面加以思考、梳理、研究和规范。

一、我省对外宣传翻译中存在的普遍性错误

       通过对我省各类对外宣传翻译材料收集整理并加以分析,我们发现,其中普遍性存在的错误主要有五种。第一种是单词拼写和语法错误;第二种是不合英语规范; 第三种是信息真空或信息误导;第四种是违背西方受众接受习惯;第五种是译名不统一。以下分别举例说明:

(一)单词拼写和语法错误

       这一类错误属翻译中的低级错误,也即资深对外宣传工作者段连城先生指出的“硬伤”。首先是单词拼写。例如:福州左海公园正门导游图上,“爱国碑林”的译文Patriotic Stone Tablets中Patriotic被误拼为Palriotic;“孔雀园”的译文Peacock Garden中Peacock被误拼为Peacocr;在莆田东方国际大酒店客房小酒吧价目表上,饮料王老吉(Herbal Tea)被拼为Heilal Tea;电梯(Elevator或者Lift)的译文为Elevator Lift,把英国英语和美国英语中代表电梯的词同时放在一起;福州长乐机场航空食品生产基地“烘烤屋”(Baking Room; Bakery)被拼为Barking Room,成了“汪汪叫的屋子”。这些拼写错误要么令外国友人不知所云,要么成为笑柄,被外国人当作笑话四处传扬,对我省对外形象极为不利。

       语法错误是对外宣传翻译的另一类硬伤。例如:在武夷山市政府的英文网站上,“武夷山风景秀丽,历史悠久,人文荟萃”被译为:

       Wuyishan scenery beautiful, the history is glorious, galaxy.

       该译文完全违背英语语法规则,句法、词性上都存在错误。正确译文应为:

       With a beautiful scenery, the Wuyi Mountain enjoys a long history and a rich culture.

       同一网站上,“1999年12月,(武夷山)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我国第4处,世界23处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遗产”地之一。”被译为:

       In December, 1999, is authorized by the 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 to include "World Inheritance Name list", becomes our country 4th, cultures and the nature "the double inheritance" one of places.

       译文除了在“世界遗产名录”和“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遗产”等关键词的翻译表达存在错误外,几乎就是原文的逐词堆砌,毫无英语语法可言。比较以下正确译文:

       In December, 1999, approved by the 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 (UNESCO), the Wuyi Mountain was inscribed on the UN list of World Cultural and Natural Heritage sites, which is the fourth in China and one of the 23 such places in the world.

       在莆田东方国际大酒店不同电梯内,“欢迎您”分别被译为Welcome You 和 Welcome to You。两个译文都不符合英语语法。英语的Welcome为You’re welcome简略而成,而Welcome to 后面通常跟地名或机构名,如福州欢迎您 Welcome to Fuzhou,等于You’re welcome to Fuzhou。

(二)不合英语规范

       这类错误主要表现在译文用词和结构失当,不符合英语语言使用和表达规范以及英语语篇规范。例如,将创业园(entrepreneurial park)译为pioneering garden;综合大楼(complex)译为comprehensive building;信息咨询公司(consultancy/consulting company)译为information company 或information consultation company等,均与英语使用和表达规范不符。

       “ 保持水质清洁,请勿乱扔杂物”是福州温泉公园的一条宣传标语。原译文为:please keep cleaning water quality please don’t through something. 除拼写、语法和用词错误外,译文在行文上也不符合英语此类语篇的表达规范。原文为字数相同的六字并列结构,体现了汉语标牌的典型特点。但并列的祈使句式不是英语中的习见结构,另外,原译文表达重叠累赘,违反了相应英语语篇规范。该标语可译为:Keep the water clean。

       还有一些翻译没有考虑汉英语言在特定语境中各有自己的固定表达这一特点,照汉语表达方式直译硬译,导致错误。莆田东方国际大酒店将“小心地滑”(Wet Floor)逐字译为Cautious Slip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类似错误译文在语言上违反了英语使用和语篇规范,使译文受众在阅读时产生不适感,破坏了宣传效果。

(三)信息真空或信息误导

       一些译文在英语语境中缺乏信息,造成信息真空现象;还有一些译文信息误导现象严重;有些甚至存在严重的政治错误。例如,福州西湖的“宛在堂”为福州以至全闽诗人的纪念堂,400多年前由诗人傅汝舟营建。但原来的译文是Wan zai hall,对外国友人而言,仅是一串拼音而已,缺乏任何信息。正确的译文应把具体信息明晰出来,译为:Memorial Hall of Fujian Poets.  

       有人将福州著名展馆之一辛亥革命纪念馆译为Xinhai Revolutionary Memorial Hall,同样是犯了信息空缺的错误。作为标牌,正确的译文应为:Memorial Hall of the 1911 Revolution;如果是叙述性文字,还需在以上译文后加上必要解释:Memorial Hall of the 1911 Revolution (the Chinese bourgeois democratic revolution led by Dr. Sun Yat-sen which overthrew the Qing Dynasty) 。

       “香泥藏珍”是厦门南普陀素菜馆的一道名菜,有人将其译为Treasure Hidden in Scented Clay,看了这个菜名,恐怕没有哪个外国友人会想到它是芋泥底下埋红豆沙的美味素菜。从提供信息考虑,可译为:

       Treasure Hidden in Scented Clay (Mashed Taro with Red Bean Paste Stuffing), one of the signature vegetarian dishes in Xiamen’s Nan Putuo Temple

       莆田东方国际大酒店电梯内的餐饮图文广告“味在其中”译文为Taste among it。中文意味深长,广告味十足,但英译文既无信息可言,也无广告效应,可谓信息真空。从该广告翻译宣传当地美食的预期功能出发,可考虑译为Great Taste。

       省内多家酒店将“客房服务中心”译为Housekeeping centre或Room Service,两者都可能产生信息误导。在中文语境中,很多酒店的“客房服务中心”指针对客房的各类服务,包括整理、清洁、应客人要求提供其它酒店服务(包括送餐)等;而Housekeeping在英语里特指酒店客房内部的整理、清洁工作,另外该词还主要有“家政”之意(Housekeeping centre通常指“家政中心”)。Room Service虽然字面上与“客房服务”十分对应,但在英语里特指酒店的客房送餐服务,外延较窄。如果分设“客房服务”和“送餐部”,可分别译为Housekeeping和Room Service;如果“客房服务中心”同时包含了以上两项内容,译为Housekeeping & Room Service似较合适。

       天福集团漳州天福茶业有限公司将其“绿茶牛轧糖”译为Green Tea Caramel,同样也造成信息误导。Caramel指卡拉梅尔糖,一种焦糖味的耐嚼奶糖,与牛轧糖(一种果仁蛋白糖)完全不同。这里应该正确回译为Nougat,即Green Tea Nougat。

       一些译文在提供信息上甚至存在严重的政治错误。例如,在统计报道福建省外资总量时,一些部门由于政治敏感性不高,习惯将外国投资以及台、港、澳的投资统称为“外资”,译者也不假思索地将其译为foreign investment。这个译文如果被别有用心的人加以利用,尤其是当“台资”被称为“外资”,被译为foreign investment时,很容易让台独分子钻空子,借机攻击我国统一大略。因此,译为investment from outside the mainland可能比较稳妥。如果在某个上下文里,“外资”指的就是台、港、澳的投资,可译为 investment from Hong Kong, Taiwan and Macao。

(四)违背西方受众接受心理

       除了拼写、文法出错等“低级错误”外,一些拼写正确、语法也看似通顺、十分“忠实”原文的译文,因为其话语建构方式没有考虑译语读者的接受心理,违背西方受众的习惯传统,同样在英语语境中格格不入,难以得到英语受众的认同,从而无法取得译文的预期效果。

       例如:创造绿色饭店,倡导绿色消费(莆田东方国际大酒店)译文为:Establishing Green Hotel. Initiating Green Consumption

       在汉语语境中,由于六朝骈体文的影响和历史上“泱泱大国”的民族自豪感和喜热闹,好面子的传统民族心理,任意拔高的说法使用得比较随意,“创造”、“倡导”等大词用得十分普遍,国内受众对此习以为常。英语受众倾向于使用质朴自然、无雕饰、不造作、有真情实感和传递具体信息的文字,加上他们在宣传口号中喜用名词短语的语篇模式,以上译文容易让西方受众产生不适的感觉,影响宣传效果。这里译为Green Hotel. Green Consumption足亦。

       有些译文未考虑文化差异和外国人的心理接受程度。如福建厦门一带的特色地方小吃“土笋冻”的翻译。所谓“土笋”,实际上是一种海蚯蚓,学名“星虫”,产于海滩泥沙中。此道菜的做法是把鲜活土笋去掉肚肠泥沙,反复洗净,用文火炖至溶入汤中,分装小蛊,冷却后凝成一块块玲珑剔透小圆块,食时冰凉爽口。但有人将其直译为sea worm,令许多外国人心理上感觉不舒服而不敢品尝,译文无法实现推荐宣传该美食的预期功能。这里需要做改写处理,可译为Jellied Tusun, a kind of seafood.。

(五)译名不统一

       在我省各地各种相关对外宣传报道、对外宣传画册、会展资料和宣传标牌的翻译中,一些重要省情译名不统一的问题十分突出。例如:“海峡西岸经济区”有the economic development area of the Western coast of the Taiwan Straits; the economic region of the West bank of the Taiwan Straits; the economic zone on the West shores of the Taiwan Strait; the economic zone at the west coast of the Taiwan Straits; the West Taiwan Straits Economic Zone等译文;“海上丝绸之路”有Silk Road on the Sea; Silky Road on the Sea; Marine Silk Route等。这些不同的译名容易对外造成混乱,不利于国外了解福建,甚至直接影响我省的对外形象。

       以上这五类对外宣传翻译中出现的常见错误绝不仅限于福建省,而是一个全国性的普遍现象。以北京为例,在网络上点击率极高的“错误百出的北京英文标示牌”一文中,记者杨文琴和北外教师刘永利提供了一组惊人统计数字,北京目前各种标示牌,错误多达一千多处,这些原本应该给外国人带来方便的标示牌,却成了外国人口口相传的“国际玩笑”。另外在中央电视台专题节目中披露的翻译英文错误例子也令人触目惊心。其中包括“总服务台”(Information)被译为general information;“25元随便吃,随便喝”(25 yuan: Dine with peace of mind)被译为Be drunk casually, 25 yuan casually(随意醉,随意25元);“意粉”(意大利通心粉的简称,spaghetti)被译为Idea Powder(创意粉末);“烧三文鱼” (Braised salmon) 被译为Burned salmon(烧焦的三文鱼)。

       所有这些例子都在告诉我们,我省及我国的对外宣传翻译没有发挥理想的作用,对外宣传翻译质量存在不容忽视的问题,需要我们予以高度重视。

故宫鼓浪屿外国文物馆外观  新华社记者 宋为伟摄

二、错误产生的深层次原因分析

       纵观我省乃至全国对外宣传翻译中存在的种种问题,除拼写、语法等“低级错误”外,许多错误超越了纯语言范畴。究其产生原因,有关方面和学者作出了深刻分析:

       新华社《中国记者》撰文指出,许多外宣报道“不符合实际和境外受众心理,用内宣的思路、方式和口号去搞外宣”,使国外受众“不仅对我媒体报道的具体事实将信将疑,而且可能对我媒体的整体公信力产生质疑乃至反感”(《中国记者》网络版2004-4-8);

       美国《世界日报》记者梁国雄指出,“中国媒体的对外报道,往往是用对国内受众的宣传口气来向外国受众宣传中国的观点、立场,意识形态色彩太重,观点太直白,语气太生硬。不要说那些对中国有成见的人,就是对中国不反感的人也难以提起兴趣,更不用说接纳(这些观点)了”(千龙网2004-05-31 ) ;

       而刘亚猛教授则从学术研究的角度进一步指出,这种情况产生的很大原因,是由于对西方修辞传统缺乏全面了解。“由于观念与方法的陈旧以及对受众完全缺乏了解,我国的对外宣传长期以来存在着种种不足之处。虽然我们早已具有将信息传播到西方的技术手段,然而这些信息在多大程度上是有效信息,也就是说,这些信息在多大程度上使西方读者感到可信、在理、有说服力,从而改变了他们对中国的观念,则值得认真反省探讨”。(2004:前言18-19)

       所有这些,都在强调一个事实,就是我们目前的对外宣传(包括外宣翻译)缺乏内外有别的意识,没有考虑国外受众的思维共性、心理习惯、信息需求和言语表现方式等因素,造成受众对其缺乏认同,从而导致宣传失败。英国著名翻译理论家Mona Baker有过相同论述:理解语篇的能力取决于读者或听众的期望和生活经历。不同社会、甚至同一社会里的不同个人或群体都有不一样的经历,对于事物和情景的组合方式及相互联系持有不同的态度。在某个社会中具有意义的某种联系,在另一种社会中可能毫无意义。(2000:219)对外宣传涉及跨文化言语交际,涉及东西方不同的修辞传统,包括文化背景、价值观念、社会心理、风俗习惯、语言习惯等诸多因素。要实现对外宣传翻译的预期功能,首先要引起受众对译文的兴趣,这就涉及到对外宣话语的认同问题。因此,在外宣翻译中贴近中国发展的实际,贴近国外受众对中国信息的需求,贴近国外受众的思维习惯,与受众之间建立起“认同”,是改善外宣翻译质量的根本。(陈小慰,2007.1)

       对这一点,或许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的外教杜大卫(David Tool)教授的翻译纠错经历很能说明问题。根据华尔街日报中文网一篇由John Krich撰写的“规范奥运英语标识 翻译工作任重道远”的报道,“有时候,杜大卫的工作远远超越了语言学的范畴。他修改了博物馆里那些只有中国人才能理解的介绍文字,比如将“the first year of the Qianlong Reign”(乾隆一元年)改为西方人更容易理解的“A.D.1735”(公元1735年)。他还删除了一些“the glorious tradition and outstanding wisdom of the Chinese masses”(辉煌的历史和中国劳动群众的杰出智慧)等浮夸的句子,他觉得这些句子不利于人们欣赏文物古迹。他还删掉了一些反日和排外的语句,用他的话来说,在那些在侵略战争期间遭到破坏的场景中,这些东西显得太直接。”

       换句话说,讨论改善外宣翻译质量问题不能只停留在对拼写、语法等“低级错误”进行纠错的层次上,它们并不是问题的真正症结所在,而且相对而言也比较容易解决。外宣翻译的深层次问题是要对汉英民族的语用修辞习惯和差异有所了解。唯有如此,才能有的放矢地根据具体语境进行必要调整,甚至重新建构,有效利用语言,达到预期目的。这应该是一条从根本上解决此类语篇翻译质量问题的有效途径。

三、提高我省对外宣传翻译质量的原则、策略和方法

(一)外宣翻译的标准与原则

       长期以来,说到翻译,必然要提“忠实”。追求译文与原文“形”、“神”皆同,忠实不二,似乎是译者天经地义必须努力达到的标准。这种标准的形成有它历史的原因。首先,长期以来,翻译主要是作为文化交流的工具,翻译材料的面较窄,主要集中在文学作品。而忠实原文、尽量保留原作语体特征,充分传达原作的情感意义和美学意义,往往就是大多数文学翻译的预期目的和要求。其次,由于传统观念的影响,过去往往有一种思维定势,似乎文学翻译才是阳春白雪,才有研究价值。造成翻译研究对象集中于文学译作,导致翻译标准的单一性。

       就广义而言,文学也属于对外宣传,宣传我国的传统文化和文学艺术。但是,传统上的“忠实”标准并不能机械地应用于除文学之外的其他外宣翻译。随着中国加入WTO,全球经济一体化,我国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对外交流活动日益增多。翻译早已突破了狭义的以文学作品为媒介进行文化交流的范畴,越来越多地进入人们的工作和生活,与现实世界紧密联系。以翻译为工具,宣传我国改革开放在各个领域中的各项成果,在国际上树立和维护中国的良好形象,增进外部世界对我国的了解和交往,为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创造良好的国际舆论环境,往往是当今翻译的主要内容和目的。由于对外宣传的目的性明确,以传达信息和施加影响为主,译文预期目的现实甚至功利。换句话说,对外宣传文字的翻译,其主要目的不是为了向英语读者提供文学欣赏,而是要使其在英语语境中发挥某种效果,实现某种功能。而汉英语言文化和修辞语用差异决定了译文不可与原文亦步亦趋,这就要求译者在了解本国传统的基础上,了解什么样的话语符合外国受众期望,在他们的价值尺度下中听在理,得体自然;了解采用什么样的方式方法传递信息,阐明事实才容易被他们接受,而不是逐字照搬国内宣传语气和行文模式。

       在话语方式和接受习惯方面,汉英存在巨大差异。西方话语推崇表面上看似平白无华、质朴自然,实则精心构筑的修辞文本,倾向于使用质朴自然、无雕饰、不造作、有真情实感、在平实中显生动、重客观表述事实和传递具体信息的文字(至少是文本表现给人的感觉),不提倡文字表达中过分张扬、空洞无物、重复堆砌。受这样一种修辞文化熏陶的西方受众,也自然形成了这样一种观念:对词语的过分雕饰将冲淡话语的感染力,令人感到虚情假意、华而不实。从而形成不喜修辞中充斥大话、假话、空话,忌口气过于严厉或过于夸张,不喜用词强烈华丽,感情色彩过于显露的接受习惯。

       中国的修辞传统则不同。由于六朝骈体文的影响,以及历史上“泱泱大国”的民族自豪感和喜热闹,好面子的传统民族心理,加上传统和当代政治生活和社会文化生活的影响,汉语修辞讲究词句整齐对仗、声韵和谐,重视凝练概括、含蓄浓缩,喜欢辞藻华丽、渲染烘托,大量使用比喻意象。这一传统反映到其宣传用语上,往往表现为用词华丽,喜欢使用抽象、铺张的比喻、形容词、套语和诗词成语,大量使用均衡对称的并列结构、修饰性词语和渲染烘托性的语言,常有夸大、拔高、煽情的倾向。一些事件、会议和领导活动的宣传报道文字甚至形成了一定“套路”。这些都是汉语语境中常见、汉语普通受众也习以为常、甚至喜闻乐见的形式。在许多中国人的观念中,华丽抒情的文体和热情奔放的语言具有文采和感染力,而宣传用语中动辄便可看到的“世界一流”、“国内领先”、“零的突破”、“再创历史新高”等字眼,作为能够树立民族自豪感、鼓舞民族精神的修辞手段,在汉语语境中得到普遍认同。(陈小慰,2007.1)

       鉴于话语受众的不同,外宣翻译应遵循“内外有别”的原则,即“以西方受众认可接受的话语方式,达到宣传中国的目的”。翻译时以原文为基础,以译文在译语语境中达到预期功能或目的为标准,根据具体语境,采取必要的策略,用西方受众喜闻乐见的话语建构方式,有效发挥对外宣传翻译的作用。

(二)外宣翻译的策略与方法

         为了在国际上树立和维护福建的良好形象,增进外部世界对我省的了解和交往,为我省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创造良好的国际舆论环境,达到吸引外国友人到我省投资、旅游、工作、生活的预期目的,使译文真正成为能对西方人发挥作用的有效信息,翻译中必须充分了解英汉对外宣传文本在内容和行文组篇规范方面的差异,采用必要的调整手段,根据西方受众认可接受的话语方式对原文信息进行“重构”,而绝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翻译。

1、 对原文内容进行“重构”

       以翻译为主要渠道的对外宣传,作为面对西方受众的跨语言、跨文化的交际活动,可以视为一个现代说服行为,一种修辞活动。当代美国著名修辞学家肯尼斯·伯克(Kenneth Burke)认为,“说服是认同的结果”(Foss, Foss, and Trapp, 2002: 192),“只有当我们能够讲另外一个人的话,在言辞、姿势、调、语序、形象、态度、思想等方面做到和他并无二致。也就是说,只有当我们认同于这个人的言谈方式时,我们才能说得动他。”(转引自刘亚猛,2004:110-111)关联理论的创始人Gutt也曾指出,不考虑背景知识,而想把同样的思想传达给任何人,这是办不到的。面对不同的受众,我们往往不仅要改变说话方式,还要改变我们想表达的内容。(转引自 Hatim, 2005,101-103)译者要在充分了解、理解西方受众历史形成的价值观、信念、心理、文化背景、意识形态等因素的基础上,选择合适的话语,采用符合受众期望的策略,确保在宣传内容方面获得认同。常见的处理方法有增补、删减、释义、改写和套用等。

l 增补

       由于外宣翻译的预期读者生活在与原语读者完全不同的历史背景、社会制度和文化传统之下,他们对源语的历史和现实状况、经济和文化特点,以及人民生活和风俗习惯常常并不了解甚至毫无所知,因此译文要照顾外国读者的理解程度,对一些特殊的名词和表达,需在保留的同时,用译语读者熟悉的方式加以解释,以求清晰易懂。特别是汉英语言中都很常见的“速记式”词语(short-hand phrases),即用一个字或一个词组或几个数字把一系列复杂的概念总结起来的词语。这些词语对源语读者尽人皆知,无需加任何说明,但对译语读者,却有必要做明晰化处理。例如:

五缘六求

       这是福建省委根据福建与台湾的密切关系提出的两岸合作目标的缩略表达。“五缘”具体指“地缘近、血缘亲、文缘同、商缘广、法缘久”;“六求”则内涵为“求紧密经贸联系、求两岸直接“三通”、求旅游双向对接、求农业全面合作、求文化深入交流、求载体平台建设”。从西方人的接受能力考虑,翻译时该说法不宜简单直译为five links and six goals,而是需要作适当的信息增补,以求更好理解。可译为:

       “five links and six goals” (“five links” refers to links between Fujian and Taiwan in geographical location, blood ties, culture, trade and historical government administration; “six goals” refers to goals of achieving closer economic ties between Fujian and Taiwan, “three direct links” across the Straits, tourist cooperation, comprehensive agricultural cooperation, more substantial cultural exchanges and greater platform of communication)

       在福州南后街上,一盏盏形态各异、色彩绚丽的花灯挂满了道路两边。

       福州的南后街素有制作花灯的传统,年年元宵节的花灯展是福州这一老城区的一大胜景。冰心在其《我的父母之乡》中对此也有记载,“那时我们家住在南后街,那里是灯市的街,元宵前后,“花市灯如昼”,灯影下人流潮涌,那光明绚丽的情景就说不尽了。”在福州人心目中,南后街与花灯是紧密联系的。但是,对不了解中国国情和福建省情的外国人来说,要使他们更好地了解福州的民俗,使“南后街”与后面内容有更好的意义联贯,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有必要增补相关信息。试译为:

       Festive lanterns of various patterns and colors are hung along Nanhoujie or the South Back Street, a famous traditional Street of Lanterns in Fuzhou.

l 删减

       删减主要适用于一些属汉文化特有、不含什么实质信息的套话。最典型的恐怕要树国内会议报道中常见的“隆重召开”、“胜利闭幕”等字眼。翻译时只需译open, close即可,solemnly; with victory或with success都可删去。又如:

       永葆先进性,建设新农村

       这是省内某风景区周边的一条宣传标语。原文文字高度凝练,内涵丰富。其中,“永葆先进性”是“永远保持共产党先进性”的简略表达,与正在我国城乡深入宣传贯彻的党中央的号召保持一致。这条宣传标语如果逐字翻译,不仅冗长的行文有违标语空间有限的特点,更重要的是,它会让处于不同意识形态的西方受众感觉政治色彩过于浓厚,甚至造成建设新农村只是共产党员的事,与广大普通群众无关的误解,违背宣传的初衷。从照顾受众心理考虑,可通过必要的删减和补衬,传递主要信息。试译作:

       Working together towards a New Socialist Countryside

       美食天堂 异彩凭添

       这是福建某酒店的餐饮广告。原译文Delicious heaven, Extraordinary splendor in riotous profusion冗长不堪,内容空洞,违反译文读者对餐饮广告的期待。从该广告的译文预期功能和对受众的修辞目的出发,可删去没有实质意义的“异彩凭添”,直入主题,译为:

Food Paradise

l 释义

       外宣翻译中常会出现富有汉语地方政治、经济、文化特色的词语、成语、比喻和俗语。为了不影响读者对原文信息的正确理解,清晰地表达原意,避免读者误解,翻译中可根据语境的需要,舍去原文形象,直接作相应的释义处理。例如:

       锅边糊

       这是福州风味小吃之一。从避免误解出发,可释义译为:wok-sticker soup。

       双菇争艳

       这道厦门南普陀的素菜以香菇为主料,辅以荸荠、蕃茄。如果直译作Two Mushrooms Competing for Beauty,不仅毫无信息可言,还会让外国友人产生严重的名不副实之感。这里可释义处理为:

       Mushroom sautéed with Water Chestnut and Tomato

       “9.8”起舞,“海西”腾飞

       该宣传标牌中的“9.8”与“海西”均为频频出现于媒体报端的省情热点词汇。“9.8”也称“9.8投洽会”,为“中国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的简称,其英译文为China International Fair for Investment & Trade,简称CIFIT;“海西”为福建省情新词汇“海峡西岸经济区”的简称,英文译文为West Taiwan Straits Economic Zone。该宣传标语的实际内涵为:以“9.8投洽会”带动,促进福建经济的发展。原文在汉语语境中对仗工整,十分简洁生动。“起舞”、“腾飞”两词为拟人手法,是汉语宣传口号的常用修辞表达,其语用义大于字面义。但是,英语中没有类似的拟人修辞搭配。此条标语如果采用直译,势必造成理解困难;而若将其形象和意思完整译出,标语空间有限的语篇特点又不允许。这种情况下,“9.8”应选其简称CIFIT,“海西”则可以根据其大致等于“福建”的语用义,采用释义的方法,传达该宣传标语的语用内涵:

       CIFIT:A Driving Force for Fujian’s Economic Development

l 改写

       改写主要指考虑不同文化背景,从符合译文读者接受期望和有利于实现译文预期功能的角度,根据具体语境对原文宣传内容进行重新组织和调整。例如:

       八闽连五洲,友情传四海

       这是一个典型体现我国修辞特点的常见宣传标语。内容上充分体现出中华民族“纵横四海、放眼九州”的豪迈之气,大国风范跃然纸上,在汉语语境中为读者喜闻乐见。但是,这种在汉文化中司空见惯的豪壮之语如果不考虑民族心理差异,直译为As Fujian bonds the five continents, Friendships forge beyond the four seas,在推崇文字表达质朴自然、不喜过分张扬的西方受众的心目中,会感到大而空而不予认同,译文效果将违背宣传的初衷。从照顾受众心理考虑,可进行适当改写,译为:

       Friendship ties Fujian to the world

l 套用

       套用主要指对一些汉民族文化特有的表达或比喻,利用英语中语用意义相当、受众熟悉和喜闻乐见的表达进行处理。它对建立受众的认同感非常重要。例如:

       永安桃源洞

       “桃源”是一个富含中国文化色彩的词,喻指“人间仙境”。但仅用汉语拼音音译为Taoyuan或意译为Heaven of Peace and Simple Living,不足以让外国读者了解其信息内涵,而作为景点名的有限空间又不允许大量文字解释。在这种情况下,为了确保译文简洁、可读,不妨套用英语中表达类似内涵的词Shangri-la,译为:

       Yong’an’s Shangri-la Cavern

       泉州的洛阳桥与河北的赵州桥和北京的芦沟桥一道,为中国历史上三座闻名于世的古桥。

       在马可·波罗的《游记》中,芦沟桥被赞誉为“世界最美之河桥”,其约定俗成的译名为Marco Polo Bridge,翻译时应沿用。如简单音译为Lugou Bridge,国外读者将无从产生必要的联想,破坏认同感的建立。可译为:

       Luoyang Bridge in Quanzhou is one of the three world famous stone bridges in China----the other two being Zhaozhou Bridge in Hebei Province and Marco Polo Bridge in Beijing.

鼓浪屿风光 张晓良摄

 2、对原文形式进行“重构”

       外宣翻译中,不仅在“说什么”,在“怎么说”,也即信息表述方式上,同样需要针对具体受众,遵循英语语言表达修辞规律。一个民族普遍接受的话语表述传统,在另一个民族中可能被视为偏离规范。熟悉的行文组篇方式才能使受众调动其社会文化知识,了解外宣材料的内涵和目的。因此,外宣翻译中要根据受众语言习惯,得体使用修辞资源,作必要的“调适”、“顺应”,以获得他们的认同,达到影响他们的宣传预期功能。(陈小慰,2007.1)

       得体使用修辞资源首先表现在词语表达。外宣材料里有关客观世界和社会生活中相同或实质相近的一些事物或做法,汉英语言有自己出自不同思维习惯的习惯表达,字面上并不一定对等。翻译时应尽量套用或借用英语中的相应表达,使它们读起来地道自然,在语言上贴近译文受众,增加认同感,使译文更好地实现预期功能。如:

       本届旅游节最大亮点是江滨文化主题公园。

       “亮点”是近年来很时髦的用词,表示“吸引眼球、引人注目的事物”,其词典译文bright points表达生硬,不够到位。相比较而言,英语中出现频度很高的短语eye catcher在许多时候会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可译为:

       The eye catcher of the festival is the Riverside Culture Theme Park.

       这是福建省首次举办这样高规格的国际性选美赛事。

       “高规格”不一定照字典所给译文处理为high standard。英语中的相应表达是 high-profile,翻译时可借用:

       It is the first time that Fujian holds such a high-profile international beauty contest.

       得体使用修辞资源还体现在套用模仿英语中用于某些场合、出于实用宣传目的的固定修辞文本,即所谓的standard expressions,如公共场所的宣传告示等。译者应在了解汉英差异的基础上,根据语境和译文预期目的或功能,入乡随俗,套用模仿。如:

       分类回收,利国利民 Be Bright to Recycle Right

       别忘了打电话回家,告诉亲人您已平安到达(酒店用语)Call home now…

       欢迎品尝Please ask to taste

       数量有限,售完为止Subject to availability

       得体使用修辞资源的另一个表现是在句法结构上遵循英语表达习惯。在进行翻译时,应尽量贴近英语的习惯组篇方式和句法结构,努力在句子结构、衔接手段、句子长短、词序、语序和语篇习惯结构等方面遵从英语规范,必要时可作删减和改写。特别是在宣传标牌翻译方面,汉英各有其独特的表达方式和写作风格,句法修辞习惯大相径庭。最显著的差别在于,汉语由于历史上骈体文的影响和赏古文风,句法上喜用四字结构或字数相同的并列结构,讲究并列项目的均衡和谐;而英语则大量使用陈述句、祈使句,以及名词短语、形容词短语、不定式短语和介词短语等。了解了这一差异,翻译时,应尽量贴近英语的习惯组篇方式和句法结构,例如:

       携手合作,共创平安

       Together we can prevent crime

       该公益宣传的原文为四字并列结构,典型体现了此类汉语语篇讲究对称的句法修辞特点。翻译时,需根据英语语境要求和习惯,对原文进行重构。译文通过将原文并列结构整合为一个倒装的陈述句,同时转换视角,点出“创平安”的语用内涵,提高了该宣传口号在译语语境中的话语修辞效果。

       走近世界地质公园 感受中国灵秀泰宁

       这是福建泰宁世界地质公园入口处的宣传标语。原文为齐整的八字并列结构,在汉语语境中琅琅上口。但若直译为并列结构,译文会显得别扭生硬,很难获得英语受众认同。从具体语境和英语习惯结构模式出发,可考虑将其改写译为:

       Welcome to Taining World Geopark

       类似的例子还有如:

       增进交流 合作共赢Better Communication for Win-Win Cooperation

       安全连着你我他 平安幸福靠大家Together we can prevent accidents

       和谐海西,安全发展Peace, Harmony and Development

       合作创造未来 Cooperation for a Better Future

       明德至诚 博学远志In endless pursuit of virtue and learning

       当好东道主,热情迎嘉宾Hospitality out of sincerity

       对外宣传翻译是一种门面工作,是一个地方对外交往水平和人文环境质量的具体体现,是投资软环境建设的组成部分。随着“海峡西岸”的发展建设被写入中央文件,福建的发展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通过对我省对外宣传的翻译问题进行研究,我们希望能对推进我国外宣翻译研究、改善和净化我省英语语言环境,提升我省对外传播和对外交流的水平、在国际上树立福建新形象尽一份微薄的力量。

主要参考文献

1、 Mona Baker, 1992, In Other Words: A Coursebook on Translation(换言之:翻译教程)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0

2、 Foss, Sonja K. Foss, Karen A. and Trapp, Robert, Contemporary Perspectives on Rhetoric. 3rd ed. Prospect Heights: Waveland, 2002

3、 Herrick, James A. The History and Theory of Rhetoric: An Introduction. Boston: Allyn and Bacon, 2001.

4、 Hatim, Basil, Teaching and Researching Translation,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5

5、 刘亚猛,《追求象征的力量:关于西方修辞思想的思考》,三联书店,2004

6、 曾毅平. 修辞与社会语用论稿[M].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

7、 陈小慰,《新编实用翻译教程》经济科学出版社,2006年3月

8、 陈小慰,外宣翻译中“认同”的建立,《中国翻译》2007.1

9、 陈小慰,外宣标语口号译文建构的语用修辞分析,《福州大学学报》,2007.1

返回列表
上一篇:福建:“榕情四海”福州文化经贸推介活动在比利时举行
下一篇:《那年那月那些事》:从历史维度和新闻视角解读厦门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