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南非创投市场调研报告:非洲第二大经济体

白鲸出海注:本文为非程创新发布在白鲸出海专栏的原创文章,转载须保留本段文字,并注明作者和来源。商业转载/使用请前往非程创新专栏主页,联系寻求作者授权。

本次报告国家南非,非洲第二大经济体,金砖五国之一。虽然目前南非是非洲大陆上受疫情影响较为严重的国家,不可否认其工业、基础设施和资本市场较其他撒哈拉以南国家有较大优势,且拥有非洲最成熟的创业生态。报告涵盖国家宏观环境、本地创投生态、11 个赛道及代表公司等内容。

一、宏观经济晴雨表

1. 政治上,种族隔离烙印残存,政治社会矛盾上升。

(1)种族隔离遗留问题仍对政治社会有较大影响。

17 世纪,南非成为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殖民地,后 19 世纪初又有大量英国人移民南非,白人非正式形式建立起绝对的统治。随着 1948 年 Daniel Malan 当选执政,南非开始了长达半个世纪的种族隔离(Apartheid)制度,严格划清人种界限,实行保留地制度,黑人不能住在城市也不能出入白人的社区,不同种族之间不能通婚,黑人无权从事特定的职业等等。尽管到上世纪 70 年代,南非经济上已经能够自给自足,但绝大多数的财富掌握在白人群体中。

1992 年 3 月南非正式废除种族隔离制度,但是种族问题仍然在南非政治经济生活中有着深远的影响。直到目前,南非白人掌握着 72% 的土地,而这一族裔在南非人口才占比不到 10%。因而,南非自 2000 年开始就尝试进行土地改革,2003 年为了让更多的本地南非黑人能参与经济成果,推出广泛黑人经济振兴法案Broad based black economic empowerment (B-BBEE),包括本地持股比例、技能培训、本地供应商等等,对在南非的企业和资产合规性提出了要求。此外,2018 年开始,南非政府计划修改宪法,允许从私人业主处无偿强征土地,这对外商投资信心造成了一定打击。

(2)执政党支持率大幅下降,中长期政治风险上升。

自种族隔离废除以来,南非实行多党制,每 5 年进行一次大选。非洲人国民大会(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ANC,也称非国大)政党一直以多数票取胜,因而长久保持南非的执政党地位。但是由于内部腐败、斗争分化严重,2009 年上台的 Jacob Zuma 迫于 ANC 党内压力,于 2018 年辞职,时任副总统 Cyril Ramaphosa 接替 Zumas 成为南非新的总统。

2019 年的大选,虽然 ANC 仍然以多数票当选执政党,但是本次 ANC 所获得的支持率是自 1994 年来最低的,而支持土地国有化的激进派政党经济自由战士(Economic Freedom Fighter)支持率获得显著上升,有可能对 ANC 的多数派地位造成威胁。下一次大选是在 2024 年,尽管短期内南非将保持较为稳定的政治状态,但未来中长期的政治风险可能上升。

2. 传统经济强国,资本市场成熟,但增长有瓶颈。

(1)经济规模位列非洲第二,但新冠疫情前已有增长疲软趋势。

南非 GDP 总量 3680 亿美元,是非洲大陆上规模仅次于尼日利亚的经济体,也是非洲工业化程度最高的国家。从人均 GDP 上来说,南非属于是中等偏上收入国家,人均 GDP 近 6400 美金,和中国、印度、巴西、俄罗斯并称为”金砖国家",且是 G20 国家中唯一的非洲国家。

不过近年来受制于低效的国企经营、不稳定的电力系统,南非经济目前处于滞缓状态,年 GDP 增速自 2010 年来一直呈下降趋势。新冠疫情之前,世界银行预测,短中期内南非的经济增长率将在 1% 上下浮动。相较于高速增长的其他撒哈拉以南经济体如埃塞俄比亚、加纳,南非虽是老牌强国,但优势已在逐渐减少。

而此次新冠疫情也将给南非经济带来进一步的冲击。根据麦肯锡预测,其经济将面临 0.8% 至 2.1% 的萎缩,GDP 损失约 100 亿美金,如果疫情大规模爆发,GDP 损失可达 350 亿美金,制造业、金属、煤矿业和旅游业将受较大冲击。为了应对疫情,南非政府已宣布一些财政救助计划,包括为中小企业提供债务减免(5 亿兰特,约 27 亿美金)、住宿旅游相关行业的 2 亿兰特救助等,但这也将近年来已不断攀升的财政压力推向更脆弱的边缘。

今年 3 月 30 日,鉴于不断增长的政府债务比例和中期内对南非经济的悲观预测,国际评级机构 Moody 已将南非主权信用评级下调至 Baa3,投资人对南非市场整体信心下滑。

(2)经济规模位列非洲第二,但新冠疫情前已有增长疲软趋势。

白人统治时期的工业基础设施为南非的现代化奠定了基础。南非拥有撒哈拉以南最先进的交通系统,空运和铁路体系也是非洲大陆上最大、最发达的。在南非的经济结构中,农业占比较小,服务业、矿业、金融、法律、电信、媒体等行业都很发达,其中电信运营商 MTN 已经成为非洲知名的跨国电信公司,标准银行(Standard Bank)是非洲最大的银行,在 20 多个非洲国家乃至全球都有自己的分部,媒体巨头 Naspers 也已成为知名的跨国公司。不过,近年来国家电力公司 Eskom 遭遇危机,全国停电状况频发,给商业经营带来了很大不便。

2.png

出海痛点很多?点击这里解决

(南非城市开普敦,图片来源:Jürg Stuker)

(3)资本市场成熟,政策扶持创投行业。

南非拥有非洲最完善的资本市场,于 1888 年成立的约翰尼斯堡证券交易所(Johannesburg Stock Exchange,JSE)上市公司的总市值规模排名世界前 20。此外,本地私募股权发展也是非洲最成熟的。根据 AVCA 的统计,2014 年至 2019 年间,南非占据南部非洲地区私募交易总额 65% 以上,而且南非长久以来保持着良好的私募投资退出记录。

3.png

4.png

(数据来源:AVCA;APEVCA)

而且,政府对投资创业公司的机构给予很大的税收激励。2009年,收入税法案的第 12J 章节规定, 对风险投资机构(venture capital company)进行投资的主体在当期纳税年度中可以享受投资额等价的税收减免。得益于此政策,南非本地的投资机构成长很快,比较知名的有 Kalon Venture Partner、KNF Ventures、Kingson Capita、Grovest 等。

3. 人口红利相对少,失业率高,不安定因素增加。

(1)消费群体大,但人口增长动力不足。

根据麦肯锡研究,截至 2015 年,南非具有一定消费力的群体达到 900 万户家庭,消费力超过 1900 亿美金,因而零售行业发展很早,有超过 2000 家大型购物中心,诞生了 Shoprite、Pick n Pay、Woolworths、Spar 等连锁超市品牌。不过,和其他撒哈拉以南经济体相比,南非的人口红利并不突出,目前南非有 5900 万人,其中南非白人占比不到 8%,黑人和有色人种为多数。人口年增长率自 2012 年来一直在下降,目前约 1.3% 左右,且南非白人劳动力群体已出现一定的老龄化趋势。

5.jpg

(WoolWorths店面)

6.jpg

(当地超市)

(2)失业率高,社会发展高度不平等。

近十年来的经济滞缓也带来了社会问题。南非社会整体的失业率高达 29%,而在年轻人群体中失业率更是达到了 54% 以上。尽管国家发展计划中明确表示到 2030 年计划增加 1100 万个就业岗位,但保持在目前的经济增速下是否可如期达成目标,尚不明确。而且,根据世界银行的全球基尼指数排名,南非社会不平等程度位列世界第一。高失业、不平衡的社会发展,使得南非社会安全隐患上升。

4. 通信基础设施完善,有较大的移动互联网用户群体。

南非良好的工业基础为 ICT 行业的腾飞提供了必要的准备,有超过 80% 的人都拥有智能机,2900 万活跃的移动互联网用户。其中 3G 几乎达到全覆盖率,4G 覆盖率也已经攀升至 85%,遥遥领先其他非洲国家。而且,移动用户对互联网依赖度也在增加。根据 We Are Social 的研究,每人每天平均要花 8 小时以上在移动端上,最常访问的网站是 Google、Youtube、News24 以及电商平台 takealot 等。此外,人们对移动 App 的使用也较为习惯,因而南非也是国际互联网巨头布局非洲的桥头堡,例如 Uber 以南非为跳板,已进入西非、东非等市场。

7.jpg

(南非MTN店面)

8.png

(南非3G、4G人口覆盖率数据来源:ICASA)

5. 环境风险已引发投资人关注。

受气候变化影响,南非遭受多年干旱天气和热浪袭击,水供应量自 2015 年起一直在下降。从 2017 年至 2018 年中旬,更是爆发了水危机。在西南部开普敦及其周边地区,启用了名为”临界日(Day Zero)”的水限制规定,当大坝供水量不足 13.5% 时,市民需要排队领取生活用水,每人每日份额仅供支撑 2 分钟洗澡时长。虽然水危机已经过去一年,水资源管理情况已经好转很多,但南非生态系统的脆弱性已被越来越多投资者列入风险清单。

9.png

(市民排队等待领取水,图片来源:CityLab)

6. 法律制度较为健全,但是对本地企业偏向度高。

整体上来说,南非很早就开始吸收外资,也有很多本土公司走向国际,对外开放度较高。但 B-BBEE 政策下对本地企业、本地人才有较强的保护意识,将外商优惠政策与本地化和黑人持股比例挂钩,外资保护、工作签证等等,都有可能为在南非的创业者带来一定阻碍。

此外,南非法律体制非常健全,重视市场竞争、产权、版权、商标等国际性准则的遵守,对劳工问题非常严格,工人罢工情况非常普遍,例如,2016 年罢工事件 122 起,2017 年 132 起,总罢工人数超过 12 万人。企业经营时需要注意规避法律风险。

二、创投生态全面解读

南非拥有非洲最成熟的创业生态系统,虽然相比美国、以色列、英国和新加坡该系统仍然欠发达,但和其他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相比,优势突出。

这一增长受到多种因素的驱动,其中包括:

企业通过行业协会建立同盟组织,例如 Silicon Cape(成立于2009年)、SiMODiSA(2014)和SAVCA(1998),并围绕政策和立法变化来协助和刺激行业发展;

政府和企业越来越意识到,需要企业家才能解决经济增长缓慢,低下和失业率很高的双重挑战;

南非公司对加速器、孵化器和创新计划的投资;

B-BBEE 立法的转变,为中小企业的技能开发,企业发展和供应商发展提供了更多资金(特别是> 51% 为黑人所有);

政府(本地和国际)增加了对创新资金和支持的投资

成功的投资者、企业家和退出企业的数量和种类有所增加。

10.png

(数据来源:VC4A)

创业公司数量多,围绕主要城市形成几大创业基地。

VC4A 统计,共有 686 个活跃的初创公司,分布在开普敦、约堡等主要城市。此外,南非本地不乏创业者之间交流的机会。例如 Startup Grind 每个月举行炉边会谈,吸引很多初创公司参与。

11.png

(南非初创公司城市分布,数据来源:VC4A)

2019 于 11 月 13-15 日,非洲早期投资人峰会(Africa Early Stage Investor Summit)在南非开普敦举行。约有 400 人参与了此次峰会,参会者多为关注非洲的天使投资人。南非著名的创投服务机构 VC4A 和非洲天使投资联盟 ABAN 为此次峰会的主办方,非程创新的投资 VP 李夏菲 Laura 应邀参加峰会并担任评委。本次峰会吸引的不仅仅是非洲本土的投资人,欧洲、亚洲、北美等国家地区关注非洲创投市场的投资人也有参加。大家汇聚一堂,分享了不同角度和层面的关于非洲创投的看法。

12.jpg

13.jpg

(非程创新VP李夏菲Laura在会上担任评委,右一)

投融资市场活跃,但有可能被新兴创投市场赶超。

根据 Partech 的统计,2019 年,南非涌现了最多的创业公司融资事件。而且,无论是融资额度超过 100 万美金的成长期公司,还是获得 5 万至 100 万美元之间的早期公司,南非的初创公司都领先于埃及、尼日利亚、肯尼亚等新兴的创投市场。然而,从总投资额度来说,南非却不及尼日利亚和肯尼亚。

14.png

生态支持体系庞大,有非洲历史最悠久的创业孵化器。

在非洲 618 个活跃的创业孵化器中,南非多达 80 个,早在1999 年就成立了非洲第一个孵化器 Cape Innovation & Technology Initiative (CiTi)。除此以外比较有代表性的孵化器还有:

Founders Factory 总部位于伦敦,2018 年进军非洲,它将通过其 Founders Factory Africa 计划,在未来五年内从约翰内斯堡在非洲建立和扩展 100 家技术创业公司。非洲办公室将设在约翰内斯堡,将在当地雇用 40 多名全职专家,涉及扩展其初创公司所需的所有方面,包括产品开发、UX / UI、工程、投资、业务开发和增长营销。

Startupbootcamp AfriTech 运行为期三个月的加速器计划。入选的团队将分别获得 1.5 万欧元的股权投资,自由的工作空间,与投资者的联系以及参加行业活动的机会。

本地融资渠道多元。

如前文所提,南非政府的税收优惠政策催生了很多本地的投资机构。在关注南非市场的众多投资人中,本地的多达 41%。比较有代表性的早期的风险投资机构包括:4Di Capital (旗下有Early-Stage Technology Fund I)、Knife Capital (曾被誉为南非最好的风险投资机构,旗下还有加速器Grindstone Accelerator)、Kalon Venture Partners等等。AngelHub Ventures是南非的第一个天使投资人集团,2014年成为一家风险投资机构。此外,还有专注成长型公司的投资机构,包括Ethos Private Equity、Acorn Equity、Horizon Equity等等。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股权众筹也在南非开始流行起来。Sun Exchange、Intergreatme、LULA 均在 Uprise.Africa 发起过股权众筹。

三、主要赛道机会及代表公司访谈

1.  金融科技赛道:

在南非,银行服务很早就开始推行,领先其他很多非洲国家,因而本地新兴的金融科技行业发展规模和热度都较逊色于像尼日利亚这样以现金为主的国家。不过,总体而言,已有的金融科技创新覆盖范围比较广,每个细分领域都有多个较成熟的玩家,而且创业公司更多地涉及到了人工智能和加密货币等比较前沿领域,市场监管也相对比较完善。

移动支付(Mobile Money) 在南非不属于主流,MTN 曾经在 2012 年推出过,不过由于运营成本过高,2016 年关闭该业务,2020 年 1 月该业务重新启动。虽然银行业务渗透率较高,但底层和弱势群体获得这样的服务难度大,目前南非约有 1100 万人没有银行服务。而在已有银行业务的成年人群中,有 50% 的需求未获得满足,MoMo(MTN 旗下的移动支付产品)旨在通过创新的移动货币产品弥合这一差距,提供鼓励金融普惠的支付解决方案。

目前金融科技参与者主要集中在五个关键的职能上:支付,存款和贷款,资本筹集,投资管理和市场供应。在点对点贷款领域,南非已经成为非洲领先的个人和企业贷款市场之一。值得注意的玩家包括 RainFin(对法人机构的在线贷款市场);PeerFin(个人社交借贷平台)。在投资,资产和财富管理领域,创业科技公司比较少。另外,南非金融服务提供商在认真研究机器人顾问和人工智能,以提供廉价的、更有效的金融计划服务,多家金融服务提供商已投资开发由 AI 驱动的投资建议平台,比如 Itransact,经授权的金融服务提供商,推出了自动化投资平台 ItransactGO。

15.png

这一领域内代表性公司有:

Jumo:成立于 2014 年,累计融资 1.46 亿美元,投资人包括高盛等。Jumo 致力于提供具有社会影响力的金融产品,例如小额贷款,储蓄和保险。该公司在非洲,欧洲和亚洲的 10 个办事处拥有约 350 名员工。目前在 6 个活跃市场(加纳、肯尼亚、巴基斯坦、坦桑尼亚、乌干达和赞比亚)运营,据悉,Jumo 已触达 6 个市场 900 万消费者,提供了超过 7 亿美元的贷款。

Yoco:成立于 2013 年,累计融资 2300 万美元,投资人包括Partech。主要服务是向中小企业主提供 POS 机及企业软件产品,企业可以追踪各项销售和库存数据。已经为近 3 万家企业处理了 2.8 亿美元的年化付款额。该初创公司通过硬件和软件销售产生收入,同时收取 POS 设备上每笔交易的 2.95% 作为佣金。

Franc:小额理财应用。对于大部分有理财需求但又缺乏足够理财知识的用户来说,银行储蓄账户有手续费和管理费,信托基金门槛较高。Franc 提供了一个可以利用零散资金进行小额理财的平台。目前已经有 5 千下载,150 名用户完成投资。正在进行一轮 50 万美元的融资。

TymeBank:南非第一家数字银行,用户可以在线开设账户并获得 TymeBank Visa 借记卡,同时提供 GoalSave 储蓄工具。目前累计客户 110 万名,活跃客户约 44 万,每天新增 3-4 千客户,40% 的账户使用数字生物识别技术。已获得约 1700 万美元融资。

LulaLend:南非第一家为中小企业提供短期资金的在线金融服务商。贷款流程自动化,可以在 24 小时内提供资金。贷款规模在 1500-70000 美元(大部分在 1 万美元),6-12 个月期限,月利率 2-6%。南非的中小企业存在比较明显的资金缺口,约2 30 亿美元,提供营运资本贷款可以有助中小企业的成长。已经完成 A 轮 650 万美元融资,投资人包括 IFC、Accion Venture Lab 和 Quona Capital 等。

2.  出行赛道:

截止 2017 年 2 月,南非注册车辆 1202 万辆,南非的人均汽车数量在非洲最高。南非有五分之一的人口拥有汽车。南非 2018 年生产了 61 万辆汽车,出口 35 万辆,是非洲最大的汽车市场。

在网约车领域,Uber 和 Taxify 等国际玩家最先进入南非。Uber 2013 年进入非洲大陆,是第一家进入非洲市场的网约车公司,南非为目前第一大市场,在 4 个城市运营,拥有 96.9 万活跃用户,1.2 万司机;Taxify(滴滴出行投资)目前在南非(6 个城市)运营;另外,俄罗斯出行巨头 InDriver 目前在南非的 5 个城市运营。

其他活跃的公司有:

Jumpin Rides:2016 年成立,融资 17.7 万美元,南非加速器 Far Venture 孵化的创业公司。有拼车功能。开普敦和约翰内斯堡是全球最拥挤的城市之一,目前的出行方式比较有限且昂贵,对于共享网约车的需求比较高。肯尼亚是该公司扩张的下一站。目前有 1 万用户,25% 司机,75% 乘客。

YooKoo Rides:2017 年开发,2019 年上线,目前只在Gauteng 运营。有 100 名司机。价格比 Uber 便宜 20-35%。

FlexClub:目前 Uber 在新兴市场的司机有 200 万以上,租车一般是通过非正式渠道,也没有融资租赁购买车辆的渠道。FlexClub 帮助车主寻找到合适的司机,并支付固定的租金给车主,同时提供车辆融资租赁的渠道,车辆的保险和日常维护由平台来完成。目前有 350 名客户,通过与租车行的合作来提高车辆供给。收入目前来源于租金佣金。之前融资 120 万美元,拟继续融资 200 万美元。

3.  物流科技赛道:

南非拥有数千公里的公路和铁路,2800 公里的海岸线,并且是拥有非洲最繁忙的国内航线。根据世界银行的估计,公路货运是迄今为止最大的物流方式,其次是铁路,仓储和空运。从进出口需求来看,南非 45% 以上的进口和 31% 以上的出口来自亚洲国家(中国、日本、印度等国家是南非的主要贸易伙伴),对进口商品需求的持续增长将继续推动物流业的发展。从国内零售需求看,由于中产阶级存量大且持续增长,对肉类、果蔬罐头、包装食品的需求将增加,这也将带动对冷链运输的需求。而多年来医疗保健领域对疫苗和医疗设备存储的需求也有所增加。这些都将推动物流行业进一步深化。

活跃的物流科技公司有:

Parcelninja:为电商企业提供外包的一站式物流解决方案,诸如订单管理、仓储、提货和包装等服务,还具有用于实时跟踪,报告和分析的功能。该公司通过其合作的快递公司网络提供最后一英里的送货服务。客户包括 Superbalist、WantItAll、Grabit、DCStore、Juniva、Action Gear、Kids Emporium 和 Flook。

16.png

Buffalo:中国团队在南非开展的全链路物流服务,包括中国与南非之间的一站式物流服务和南非境内的物流配送。已经获得原子创投和大观资本的投资,团队具有比较丰富的物流行业经验,在南非长期耕耘,取得了明显的进展。

4.  在线旅行赛道:

作为就业和经济增长的主要推动力之一,2017 年旅行和旅游业对南非国内生产总值的直接贡献为 1361 亿兰特(GDP 的2.9%),算上间接贡献可达 8.9%。目前,南非的旅行和旅游投资约 71 亿兰特,占该国总投资的 8.2%,外国游客消费和国际旅游收入约为 1267 亿兰特。根据 IATA 的报告,2017 年,南非境内和境内的旅客总数达到 2090 万人次,其中航空和旅游业的总增加值为 94 亿美元,支持了 472000 个就业岗位。预计在未来 20 年内,南非市场的规模将增加一倍以上,到 2037 年将增加 2380 万人次,总收入将达到 202 亿美元。

主要公司有:

TravelStart:成立于 1999 年,2010 年剥离非洲业务。TravelStart 声称目前拥有南非 70% 以上的在线预订份额,25% 的线上和线下预订市场份额。2016 年获得 Amadeus Capital 和 MTN 共同领投的 4000 万美元融资,目前 MTN 已经全部出售相应权益。2019 年获得 HarbourVest 投资,金额未披露。2017 年,收购 SafariNow.com(南非和东非最大的住宿预订网站),从销售航班转向机票+酒店业务。2018 年收入增长 25%。2019 年推出针对商务旅行的 Travelstart for Business,为企业和个人提供预订旅行,跟踪旅行及报告的工具。流量主要来源于南非(80%)。

5. 电商赛道: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 Statista 的统计,到 2019 年,南非的在线购物人数将达到 2150 万,几乎占总人口的 40%,而在线零售的增长也将达到 20-35% 之间。

17.png

不过,在线零售商仍然只占总体零售的很小一部分。根据 Visa的一项调查,有 63% 的南非人说他们更喜欢在购物中心购物,Urban Studies 发现 76% 的南非人每周至少去一次购物中心。制约南非电子商务发展的因素主要有三个:经销商对电子商务的运作方式了解有限,付款方式选择不充分,分销过程不称职。

在过去的一个月中,受疫情影响,南非对在线食品和快速消费品的需求激增。许多电商公司已经迅速扩大了业务规模,甚至推出了新平台来服务这个新市场。例如,Pick n Pay 推出了其 Collect Direct 电子邮件订购服务,该服务使客户可以通过电子邮件将购物清单发送到最近的商店。Pick n Pay 还与 Bottles 应用程序合作推出了一项新的送货服务,名为 Grocery Essentials。通过此次合作,该零售商将在同一天直接从全国各地的选定商店向客户提供必需的杂货。OneCart 首席执行官 Lynton Peters 表示,在冠状病毒爆发和封锁期间,他们看到需求增长了 400% 至 500%,网络流量和访问量比正常情况高出 700%。OneCart 提供礼宾购物服务,客户可以从自己喜欢的商店中选择产品,并选择交货日期和时间。

主要的公司有:

Takealot:南非最大的电商网站,目前属于 Naspers 旗下。主要业务包括综合性零售 Takealot.com,时尚零售Superbalist.com,餐厅配送服务 Mr D Food 和点对点配送服务 Mr D Courier。Takealot 的收入是 Jumia 的四倍左右,相当于每年近 90 亿兰特。一些行业内部人士表示,87.9 亿兰特的数字似乎太高了,并估计 Takealot 的收入可能接近 50 亿兰特。

6. 本地生活赛道:

南非的中产阶级(月收入在 190-570 美元)大约 420 万家庭,占到总人口的 30%,因此本地服务也具有巨大的发展空间。根据 Statista 的数据,该国的在线食品配送行业在 2019 年价值 104.9 亿兰特(7.13 亿美元),由于年增长率接近 14%,到 2023 年将达到 176 亿兰特。UberEats 已经在南非运营多年;Naspers 旗下的 Take a lot 拥有外卖配送服务 Mr D Food,大约有 200 万南非人下载了该应用,拥有 70 万活跃用户,在过去的 12 个月中处理了 15 亿兰特的食品订单,与 Uber Eats 合计占领市场的 80-90%。另外,成立于 2012 年的 OrderIn,拥有 1200 家餐厅合作网络,在南非 12 个城市运营,只收取配送费。

其他本地生活服务类公司还有:

SweepSouth:家政服务平台,用户通过 App 预定家政工人上门服务,平台收取一定佣金。平均而言,Sweep South 在平台上每小时收费 38 兰特,没有任何隐藏费用。2014 年成立,累计融资 600 万元,投资人包括 Naspers 等。

7. 农业科技赛道:

南非的农业部门具有双重经济特征,既有发达的商业农业、成熟的供应链,也有小规模的自给自足生产。农业在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的份额相对较小(2.8%),但对于提供就业和从出口产生外汇至关重要。在过去的 20 年中,农业部门向大规模集约化农业迈进,从小麦和牛奶等低价值粮食作物的生产转向包括落叶类在内的高价值产品的出口。根据世界自然基金会,水资源供应是限制南非农业生产的最重要因素。在南非可用的淡水中,农业已占最大比例,其中约 63% 用于灌溉。但是,由于气候变化和其他经济部门的需求迅速增加,水的状况可能会变得更加严峻。

南非目前有 50 多家农业科技公司,其中 Seed Co 以融资5000 万美元以上排名第一。该公司成立于 2001 年,主要致力于种子培育技术研发。目前在非洲 10 个国家注册和经营,已经在津巴布韦和博兹瓦纳上市。

8. 企业服务赛道:

相比非洲其他国家,南非的上市公司数量较大,同时也拥有大量的中小企业,企业服务也成为了一个不容忽视的赛道,企业的付费意愿也比较成熟。

Mobiz成立于 2014 年,帮助企业客户以短信形式进行品牌营销,比传统营销渠道(如电话呼叫中心)触达用户效果多出四倍,每月营收增长率超过 30%。目前主要客户为在南非约翰内斯堡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大公司,未来计划进一步打开中小企业市场。已经完成 100 万美元的 pre-A 轮融资。面向企业的通讯服务赛道持续获得资本关注。在肯尼亚,Africa’s Talking 已融资 860 万美金,非程创新在尼日利亚孵化的项目 Termii 也于今年 3 月成功从 Y Combinator 毕业。

9. 医疗科技赛道:

南非有两级医疗保健系统,其中有大型的受补贴公共部门和规模很小但质量很高的私营部门。南非的医疗保健由卫生署管理,大约 80% 的人口使用公共医疗保健,最富有的 20% 的人选择私人医疗保健。私营部门虽然比公共部门具有更高的质量,但被少数大型提供商垄断,最近由于定价过高而受到批评。在 2019 年全球医疗保健指数中,南非在 89 个国家中排名第 49 位。尽管排名低于印度,斯里兰卡和菲律宾等国家,但南非是排名最高的非洲国家。

比较有代表性的医疗科技公司有 HearX,主要提供临床智能手机听力测试解决方案。产品包括 HearScreen,可提供经过临床验证且具有成本效益的移动式听力筛查,用于初级医疗机构和学校,可识别可能有听力障碍或听力困难的人,并将其转诊以进行进一步的诊断测试。另外,产品还包括 HearTesta,提供了经过临床验证且具有成本效益的移动诊断听力测试。目前在 38 个国家完成了 70 万个测试。已经获得 550 万美元融资。

10. 清洁能源赛道:

南非约 77% 的能源需求直接来自煤炭,非洲大陆消耗的 92%的煤炭是在南非开采的。南非对可再生能源的消耗落后于其他金砖国家,可再生能源将在接下来发挥出巨大的潜力。

比较有代表性的公司是 The Sun Exchange, 向世界各地的用户出售太阳能电池(组成太阳能电池板的部件)的所有权,每个太阳能单元约 6美元,当购买量达到可产电的规模后,将其租赁给南非的学校和企业以生产电力(并获得电费收入),同时单元所有者将按月从 Sun Exchange 获得租金,租赁期为 20 年。目前已和 145 个国家/地区的 9 千多人签约,58 万个太阳能电池在 14 个地点(包括学校,超市和野生生物中心)为 1 兆瓦的太阳能电池板供电。2018年,该公司的收入超过 70 万美元,累计获得 300 万美元以上的融资。

18.png

11. 内容及娱乐赛道:

从 2018 年到 2019 年,南非游戏玩家的在线交易量增长了13%。2018 年的主机收入为 500 万美元,PC 游戏交易收入为 1600 万美元。

比较有代表性的Carry1st, 南非游戏开发及发行商,创始团队曾就职于摩根斯坦利、Jumia、Konga 等公司。目前两款游戏产品下载量过百万,在 2019 年 AppsAfrica 获得 the Best News and Entertainment Solution。目前正在进行种子轮融资,著名投资机构 CRE 领投(投资过Flutterwave, Andela, Yoco),非程创新也参与了该轮融资,并协助项目对接流量资源和国内游戏开发者。

四、非程结语

作为金砖国家之一,南非是非洲的老牌经济强国,工业基础好,跨国企业多,消费力水平高,在移动互联网和手机应用软件的使用习惯上也领先于其他非洲国家。尽管近年来增长疲缓,社会不安稳因素加剧,但是不能忽视南非市场的先进和成熟。对于创业者来说,进入南非,要特别留意 B-BBEE 政策及相应的合规要求,同时也要注意来自本地和国际玩家的竞争。对于投资人来说,相对成熟的本地资本市场为退出提供了多元渠道,但要警惕低增长、高失业率带来的社会矛盾激化和政治风险,同时需考虑向其他非洲区域扩张时面对的从高到低的挑战。

本文为非程创新团队"非洲十国创投调研报告"系列第六篇,下期将为大家带来埃塞俄比亚创投生态报告,敬请关注。

返回列表
上一篇:海外视角 | 马思莲(卢旺达):怎么理解中国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下一篇:驻中非使馆向三个中国—中非友谊村捐赠卫生防疫用品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